采昌國際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-入圍2018奧斯卡最佳紀錄片 阿勒坡最後的男人
         

入圍2018奧斯卡最佳紀錄片 阿勒坡最後的男人

2019/1/30
分享這篇文章: Google+

阿勒坡最後的男人

Last Men in Aleppo

     

 

出品公司:采昌國際多媒體

類型:紀錄片、戰爭

國家:丹麥、敘利亞

片長:123

級數:輔導15歲級

 

演職員表:

導演:費拉斯法雅德Feras Fayyad、斯蒂恩約翰內森Steen Johannessen

監製卡林阿畢德Kareem Abeed

索恩史汀耶斯波森Søren Steen Jespersen

史帝芬克魯斯Stefan Kloos

攝影法迪艾爾哈拉比Fadi Al Halabi【白頭盔】

剪輯:麥可鮑爾 Michael Bauer

 

故事介紹:

強勢入圍2018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!

榮獲2017亞太電影大獎最佳紀錄片、2018日舞影展紀錄片類評審團大獎!

2017廣播影評人協會最佳紀錄長片,入圍2018獨立精神獎最佳紀錄長片!

直擊敘利亞內戰背後的殘酷與無奈,來自戰地的第一手影像見證

橫掃國際影壇各大獎項,揭露一場舉世關注的大規模人道悲劇

 

 

<為了家人,死守到最後一刻>

 

白盔隊員正努力維繫阿勒坡的市容,但整座城市已瀕臨瓦解,他們不斷與時間搏鬥,冒著生命危險搶救瓦礫中的孩童。敘利亞戰火延燒了五年之後,剩下的35萬阿勒坡居民正在為「圍城」做準備。透過白盔志願隊的成員,我們在阿勒坡的街道上體驗日常生活,感受死亡和掙扎。本片與阿勒坡媒體中心合作,描述一場大規模人道悲劇,在麻木不仁的國際社會上演之際,一群真實英雄不凡的故事,以及他們該如何面對自己對死亡的恐懼?

 

 

關於電影:

地表最危險的地區 敘利亞導演紀錄戰火蹂躪的家鄉

 

俗稱「白頭盔」(White Helmets)的敘利亞公民防衛組織(Syria Civil Defence),是一個在2013年敘利亞內戰時期公民自發性成立的非政府組織,以「民事防護」為成立的宗旨與目標,在敘利亞叛軍控制的阿勒坡、大馬士革和霍姆斯等地區提供醫療服務以及人道援助。自成立以來,白盔部隊已經拯救超過6萬多名平民,但也有上百位志願者在過程中犧牲生命。本片記錄了三位白盔成員哈立德、蘇布和馬赫穆德的殘酷日常,他們穿梭在戰火之間,每天目睹無數家庭的生離死別。在許多當地人都選擇逃離到其他國家的難民營時,他們為了家人,選擇留在家鄉,一方面拯救受苦受難的同胞,一方面也時時刻刻惦記著家人的安危。每一天他們都從瓦礫中挖出許多屍體,其中有男人、婦女,甚至還有兒童,手中抱著與自己兒女年齡相近的孩童屍體,他們心裡五味雜陳,而這宛若地獄般的處境,卻是每一位阿勒坡居民的日常。

 

本片拍攝於20152016年間,當時阿勒坡正面臨艱困的「圍城」處境,阿薩德政權(Assad Regime)和盟國俄羅斯聯手,誓言要奪下這座城市。圍城期間,阿勒坡的醫療資源和食物嚴重匱乏,而俄羅斯的轟炸機則幾乎不間斷的持續轟炸城市,這就是製作這部紀錄片的時空背景。導演費拉斯法雅德(Feras Fayyad)表示:「雖然拍攝這部紀錄片的時空背景相當艱困,但戰爭不是這部電影的重點,也不是我想強調的主題,我在乎的是戰火下求生存的人們,尤其是一小群志願的白盔救難隊,這部電影是一本戰地日記,紀錄一群衝往轟炸地點,只為了救出傷者並抬出死者的人們。這是一個信念與希望的故事。」至於為什麼要拍攝這樣的紀錄片呢?導演費拉斯法雅德說,電影是一個非常有力的媒介,他相信電影能夠幫助人們注意到許多不公不義的事情。入圍第90屆奧斯卡獎對於費拉斯法雅德而言是莫大的驚喜,但不是為了個人的榮耀,而是因為奧斯卡頒獎典禮是一個舉世關注的舞台,也是一個能與更多人接觸、溝通的場所,這能讓世界各地的觀眾注意到這場大規模人道主義悲劇。

 

多災多難的奧斯卡之路 敘利亞和盟國俄羅斯的打壓

 

然而事與願違,導演費拉斯法雅德沒能親自與製片卡林哈立德(Kareem Abeed)以及白盔成員馬赫穆德艾爾哈塔(Mahmoud Al Hattar)一同參加典禮,原因是敘利亞政府拒絕發護照給白盔成員馬赫穆德艾爾哈塔,當局也要求審查製片卡林哈立德的護照,更不幸的是,就在奧斯卡頒獎典禮前幾週,由於川普推行的旅行禁令,美國政府拒絕了製片卡林哈立德的簽證,川普的旅行禁令禁止敘利亞和其他七個國家的人民前往美國。敘利亞當局的種種作為顯示了阿薩德政權對於異議分子的強硬打壓,但敘利亞政府不是唯一想打壓這部電影的人,阿薩德的盟友俄羅斯也展開鋪天蓋地的抹黑和造謠。這部電影於2017年日舞影展首映之後,許多不實的指控隨之而來,更在獲得奧斯卡提名之後越演越烈。俄羅斯的官方媒體Sputnik甚至刊出一篇文章,指控《阿勒坡最後的男人》是西方資助的宣傳電影,甚至被用來當作蓋達組織的招募影片,導演費拉斯法雅德表示:「社群網站上出現許多言論,指控我是恐怖分子,說我是個騙子,但這都是有目的性的抹黑。」

 

導演也分享了一段在達拉斯放映這部電影之後的經歷:「當時一個俄羅斯人跑來找我說話,當他知道我就是這部電影的導演時,突然變得充滿敵意,他說他不相信我的故事。我說我是敘利亞人,我親眼看到俄羅斯戰機轟炸阿勒坡。他說這些畫面很容易造假。」這些抹黑、質疑和謠言讓導演身心俱疲,即使曾經歷無數生死關頭,甚至在數年遭到阿薩德政權逮捕和虐待,導演卻坦承這些無中生有的指控遠比戰爭和入獄還要可怕,他感嘆:「拍這部電影時我早已置生死於度外,即使面對轟炸,我的內心依然平靜;然而,我從來沒像現在那麼害怕,在阿勒坡我知道自己的敵人是誰,但現在我的敵人來自四面八方。」但費拉斯法雅德沒有因此而灰心,反而著手拍攝下一部關於敘利亞內戰的紀錄片,「那些當權者用盡方法阻止我們這些電影工作者、記者和作家揭露真相,但我們拒絕沉默,反抗到底。」費拉斯法雅德堅定的說。

 

 

 

 

關於導演:

 

 

 

費拉斯法雅德(Feras Fayyad),1984年出生於敘利亞,身兼導演、編劇、剪輯和攝影導演。最知名的作品《阿勒坡最後的男人》讓他獲得各方影評的盛讚以及諸多獎項和入圍,包括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長片、日舞影展紀錄片類評審團大獎等共30多項大獎。

 

在拍攝《阿勒坡最後的男人》之前,他製作了一部名為《My Escape》的紀錄長片,透過兩個敘利亞兒童的雙眼,見證了二戰以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潮。在敘利亞,有高達八成的兒童受到戰爭的影響,這部紀錄片拍攝兩位15歲逃往歐洲的敘利亞難民,並記錄他們在這趟旅程中的所見所聞。對於導演費拉斯法雅德而言,拍攝並記錄家鄉敘利亞的悲劇是他畢生的志業,正如同他曾經說過的:「藝術家應該團結起來,為了真相而奮戰,當有人試圖限制你的言論自由的時候,你應該竭盡所能說出真相,讓世界看到這裡所發生的不公不義。」

 

費拉斯法雅德導演作品年表】

2016My Escape

2017阿勒坡的一天One Day in Aleppo (短片)

2017阿勒坡最後的男人Last Men in Aleppo

 

人物介紹:

卡雷德歐瑪哈拉 Khaled Omar Harrah

 

 

敘利亞公民,自願加入從事人道救援的敘利亞公民防衛組織(白盔組織),在敘利亞內戰爆發之前,他是一位畫家和裝飾藝術家。在20146月,由於衝入遭到空襲的房子並救出一名嬰兒的影像登上國際各大報,他成為了家喻戶曉的人物,從此獲得了「阿勒坡英雄的稱號」。費拉斯法雅德的紀錄片《阿勒坡最後的男人》記錄了他在戰火中進行救援任務的英勇身影。不幸的是,2016811日,他在一場空襲中死亡,享年31歲,留下身後兩名女兒和妻子。2017年,美國媒體Politico將他列為28位影響歐洲的偉大人物之一。

 

馬赫穆德艾爾哈塔 Mahmoud Al-Hattar

 

 

馬赫穆德原本只是平凡的阿勒坡年輕人,後來成為白盔組織的共同創辦人。在《阿勒坡最後的男人》獲得最佳紀錄長片提名之後,他獲得了出席奧斯卡典禮並代表敘利亞民眾發聲的機會,無奈遭到敘利亞政府和川普旅行禁令的阻撓,最終沒能如願。在援救行動中,馬赫穆德是「阿勒坡英雄」卡雷德歐瑪哈拉(Khaled Omar Harrah)的重要助手和夥伴。馬赫穆德目前居住在阿勒坡外的小鎮阿塔勒布,而他的家人則遠在土耳其,遠離戰火的威脅。對於白盔組織的成立,馬赫穆德說:「我們原先只是一群本地年輕人,看到空襲就想去援救死傷的同胞,後來變得越來越有組織,但我們只是想為民眾盡一份心力。」

 

 

影片預告:

 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zElvPpxfWdc

 

 

產品購買連結:

 

BACK
  
TOP